切换
北京 北京  | 
天津 天津  | 
河北 石家庄  |  唐山  |  秦皇岛  |  邯郸  |  邢台  |  保定  |  张家口  |  承德  |  沧州  |  廊坊  |  衡水  | 
山西 太原  |  大同  |  阳泉  |  长治  |  晋城  |  朔州  |  忻州  |  吕梁  |  晋中  |  临汾  |  运城  | 
内蒙古 呼和浩特  |  包头  |  乌海  |  赤峰  |  呼伦贝尔盟  |  兴安盟  |  哲里木盟  |  锡林郭勒盟  |  乌兰察布盟  |  伊克昭盟  |  巴彦淖尔盟  |  阿拉善盟  | 
辽宁 沈阳  |  大连  |  鞍山  |  抚顺  |  本溪  |  丹东  |  锦州  |  营口  |  阜新  |  辽阳  |  盘锦  |  铁岭  |  朝阳  |  葫芦岛  | 
吉林 长春  |  吉林  |  四平  |  辽源  |  通化  |  白山  |  松原  |  白城  |  延边朝  | 
黑龙江 哈尔滨  |  齐齐哈尔  |  鸡西  |  鹤岗  |  双鸭山  |  大庆  |  伊春  |  佳木斯  |  七台河  |  牡丹江  |  黑河  |  绥化  |  大兴安岭  | 
上海 上海  | 
江苏 南京  |  无锡  |  徐州  |  常州  |  苏州  |  南通  |  连云港  |  淮阴  |  盐城  |  扬州  |  镇江  |  泰州  |  宿迁  | 
浙江 杭州  |  宁波  |  温州  |  嘉兴  |  湖州  |  绍兴  |  金华  |  衢州  |  舟山  |  台州  |  丽水  | 
安徽 合肥  |  芜湖  |  蚌埠  |  淮南  |  马鞍山  |  淮北  |  铜陵  |  安庆  |  黄山  |  滁州  |  阜阳  |  宿州  |  六安  |  宣城  |  巢湖  |  池州  | 
福建 福州  |  厦门  |  莆田  |  三明  |  泉州  |  漳州  |  南平  |  龙岩  |  宁德  | 
江西 南昌  |  景德镇  |  萍乡  |  九江  |  新余  |  赣州  |  宜春  |  上饶  |  吉安  |  抚州  | 
山东 济南  |  青岛  |  淄博  |  枣庄  |  东营  |  烟台  |  潍坊  |  济宁  |  泰安  |  威海  |  日照  |  莱芜  |  临沂  |  德州  |  聊城  |  滨州  |  荷泽  | 
河南 郑州  |  开封  |  洛阳  |  平顶山  |  安阳  |  鹤壁  |  新乡  |  焦作  |  濮阳  |  许昌  |  漯河  |  三门峡  |  南阳  |  商丘  |  信阳  |  周口  |  驻马店  | 
湖北 武汉  |  黄石  |  十堰  |  宜昌  |  襄樊  |  鄂州  |  荆门  |  孝感  |  荆州  |  黄冈  |  咸宁  |  恩施  |  直辖县  | 
湖南 长沙  |  株洲  |  湘潭  |  衡阳  |  邵阳  |  岳阳  |  常德  |  张家界  |  益阳  |  郴州  |  永州  |  怀化  |  娄底  |  湘西  | 
广东 广州  |  韶关  |  深圳  |  珠海  |  汕头  |  佛山  |  江门  |  湛江  |  茂名  |  肇庆  |  惠州  |  梅州  |  汕尾  |  河源  |  阳江  |  清远  |  东莞  |  中山  |  潮州  |  揭阳  |  云浮  | 
广西 南宁  |  柳州  |  桂林  |  梧州  |  北海  |  防城港  |  钦州  |  贵港  |  玉林  |  南宁  |  柳州  |  贺州  |  百色  |  河池  | 
海南 海口  |  三亚  | 
重庆 重庆  | 
四川 成都  |  自贡  |  攀枝花  |  泸州  |  德阳  |  绵阳  |  广元  |  遂宁  |  内江  |  乐山  |  南充  |  宜宾  |  广安  |  达川  |  雅安  |  阿坝  |  甘孜  |  凉山  |  巴中  |  眉山  |  资阳  | 
贵州 贵阳  |  六盘水  |  遵义  |  铜仁  |  黔西南  |  毕节  |  安顺  |  黔东南  |  黔南  | 
云南 昆明  |  曲靖  |  玉溪  |  昭通  |  楚雄  |  红河  |  文山  |  思茅  |  西双版纳  |  大理  |  保山  |  德宏  |  丽江  |  怒江  |  迪庆  |  临沧  | 
西藏 拉萨  |  昌都  |  山南  |  日喀则  |  那曲  |  阿里  |  林芝  | 
陕西 西安  |  铜川  |  宝鸡  |  咸阳  |  渭南  |  延安  |  汉中  |  安康  |  商洛  |  榆林  | 
甘肃 兰州  |  嘉峪关  |  金昌  |  白银  |  天水  |  酒泉  |  张掖  |  武威  |  定西  |  陇南  |  平凉  |  庆阳  |  临夏  |  甘南  | 
青海 西宁  |  海东  |  海北  |  黄南  |  海南  |  果洛  |  玉树  |  海西  | 
宁夏 银川  |  石嘴山  |  吴忠  |  固原  | 
新疆 乌鲁木齐  |  克拉玛依  |  吐鲁番  |  哈密  |  昌吉  |  博尔塔拉  |  巴音郭楞  |  阿克苏  |  克孜勒苏  |  喀什  |  和田  |  伊犁  |  伊犁  |  塔城  |  阿勒泰  |  直辖市  | 
台湾 台湾  | 
香港 香港  | 
进入 >> 查看300个城市
您的的位置:首页 > 历史教育 > 司考讨论 > 司考放榜日,谨记四个字! > 正文

司考放榜日,谨记四个字!

2016-11-22   来源:法务之家   作者:   参与人数:715人   评论:
        


摘要:这个社会很现实:付出不一定有回报,不付出一定没有回报国家司法考试只有四个字:坚守、坚持。
 

甲君(2014通过司考)如是说:

1、写给司考已过关的朋友

有人说,司法考试就是一个围城,围城外的人看着里面的都很光鲜,但是只有围城内的人才知道此路是如何的坚信。

鄙人周边有律师若干,有自己的亲兄弟,有铁哥们也有公司客户。但是并不是每个人都很风光,有得只是徒有虚名而已,有得才刚刚起步,有得在律师路上反复来回(即:是自己单干还是找单位上班之间纠结)。我并没有想通过司考能给自己直接带来多少物质上的收获,仅仅是为了了却自己一桩心愿,或者在此后的职业道路上能有一个比较拿的出手的硬件而已。作为一个在职人员,或者已经参加工作的朋友来说,真不可将此考试的通过来掂量未来:

首先,这个证书的含金量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高,作为一个优秀的律师,你必须具备的素质与这个考试真没有多大关系。在我看过的律师当中,优秀的律师或职业法律人必须具备:“文人的风雅;官场的练达;商人的心计”,同时你还必须是一个:“站起来会讲,坐下去会写,走出去会干”的综合型人才,试问,这些与考试有关吗?在律师圈内有人是按司考分数来分高低的吗?

其次,职业规划相当重要,从事人事行政工作十余年工作,我对自己的职业规划已经有了一个清晰的认知,当然不会傻不拉几的抛开自己十余年的管理经验,而从头开始做律师,这样于己于社会都不利,除非你是刚毕业不超过三年的学生或基层员工。正如我所说,律师是一个外表光鲜,但鱼龙混杂的行当,要在这个行业混出来,如果你不是非官非富二代的话,至少准备5年。

以上为给过了司考的同学们的建议,请与之共勉。

2、写给司考未通过的朋友

未能通过考试的朋友,我想我已经在2008年、2013年感受到了你们此刻的心情。但是,这个社会很现实:付出不一定有回报,不付出一定没有回报。这个考试给我的印象只有:坚守、坚持。用范伟的一句话说:梦想成就未来!在司考路上是比较孤独,因为毕业这么多年,身边能共同参加这个考试的人已经寥寥无几了,更多的人会诘问:“这个考试考过了对你有帮助吗?”我默然。

是的,这个考试仅仅是一个心结,但是作为学法律的人来说,没有这个就说明不了你的法律修养到达了什么程度。犹如一个登山者,没有攀登过别人攀登不了的山,你就不能告诉别人我是一个登山家。坚守梦想,坚持努力,司考路上并不会有欢笑,也不会有怜悯,唯有通过自己的奋斗才能拥抱未来,如果你耐不住寂寞、承担不了重压、经不起诱惑、享受不了孤独,那么,司法考试将没有你可入之门。

司考的路上或之后,来日方长、任重道远……

乙君(2006年通过司考)如是说:

通过司法考试后,你能做什么呢?不妨这样假设,如果我现在出去,和现在通过司法考试的人一起去重新就业,我能做什么?拥有的法律资格证加上几年的所谓的经验,能不能帮助我有所成就?

先说大环境,学法律的多,举个身边的例子,来法院旁听的学生现在都安排不过来;另外,学法律的底子好的也多,这个底子好,包括文化底子、家庭底子等等,所以,你看到牛人或者狂人的时候不要惊奇——与你竞争一些残羹冷炙的,居然也有太多的牛人或者狂人时,也请不要惊奇。

如果我去做法务,我得考虑清楚,现在有哪家单位招法务,几万人的招聘会,招法务的可能就几个职位。一家几百人的国有企业都可能没有一个法务部,民企更不用说。聘了法务的,可能几十年都不动一下。侥幸出现个招法务的,要求还不低,懂法律、懂管理、有执业律师经验。当然,到头来,你自信满满去应聘,可能发现最终的胜利者是一个啥也不懂的毛头小子或者拿有黑色的法律工作者证书的糟老头子。现在的法治还没有普及到企业,他们的概念还是人治,换句话说,他们大多要的是巫师,不是医生。

去律所吧,这是条比较有前途的路,但你要坚持,也要有坚持的资本。现在转行进公务员队伍的年轻律师越来越多,看来挺不下去的也不只我一个。律所要命的是案源,都混到律师了,素质也不会差,除了知识储备,就拼技能和人脉。我看到不少律师骑单车在看守所蹲点,也看到律师追着小警员、书记员套近乎,也是很多原生的状态。做得好,饿个几年,饱受家人的冷眼几年,坚持三、四年后,应该不用那么辛苦了,但我没有坚持过来。一个律师做个案子不难,但你要有人给你做才行。在这里你不妨想一下,如果你是当事人,你是找那些35岁左右的律师还是找一个年轻的刚拿到执业证不久的律师,所以,一般人的思维也决定了案源的一般分配形势。也正是因为这样,我在法院基本没见过30岁以下的律师单独过来办案的。也可能这里是西部城市,没有那些需要很强专业知识的新型的老律师做不了的案件。但无论如何你要明白一点,你的竞争对手除了同样拼命的同辈,更强悍的是你的前辈、老师,人数越多,你越难出头。

进公务员队伍吧,这恐怕是绝大多数人最后的选择。稳定、地位、薪水、竞争公平,这些因素足够有吸引力。但这里面的竞争不用我说大家也知道。现在我们这里选调已经要求是博士,其他的,正常招录进来的基本上是本地的硕士了——本地考生有主场优势,以逸待劳,所以,赶考的考生考上的比例比较低。另外,只要有需要法律的职位,就注定是热门职位,即便是乡镇的,也不是那么轻易考上的。

写了那么多,再说句题外话,别太自私的想着提高通过率,大家都有搞头,当一些的稍微有点家庭背景的考生也趁机过了之后,对你来说,今后的竞争就如同我们的邹市明直接和泰森PK。有个同事,被卡了几年,今年终于玩游戏玩过了,房地产公司直接聘顾问了,不是冲他,是冲他家长去的。所以,他得意地说,看,你,过了又如何?

是啊,过了又如何,未过又如何?都是一地鸡毛……

毛泽东同志的《沁园春·长沙》送给所有司考的同学们:

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

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漫江碧透,百舸争流。

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竞自由。

怅寥廓,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携来百侣曾游,忆往昔峥嵘岁月稠。

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

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

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

[责任编辑:柳叶飞刀]
发表我的评论
0/5000字
网友评论
暂无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