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
北京 北京  | 
天津 天津  | 
河北 石家庄  |  唐山  |  秦皇岛  |  邯郸  |  邢台  |  保定  |  张家口  |  承德  |  沧州  |  廊坊  |  衡水  | 
山西 太原  |  大同  |  阳泉  |  长治  |  晋城  |  朔州  |  忻州  |  吕梁  |  晋中  |  临汾  |  运城  | 
内蒙古 呼和浩特  |  包头  |  乌海  |  赤峰  |  呼伦贝尔盟  |  兴安盟  |  哲里木盟  |  锡林郭勒盟  |  乌兰察布盟  |  伊克昭盟  |  巴彦淖尔盟  |  阿拉善盟  | 
辽宁 沈阳  |  大连  |  鞍山  |  抚顺  |  本溪  |  丹东  |  锦州  |  营口  |  阜新  |  辽阳  |  盘锦  |  铁岭  |  朝阳  |  葫芦岛  | 
吉林 长春  |  吉林  |  四平  |  辽源  |  通化  |  白山  |  松原  |  白城  |  延边朝  | 
黑龙江 哈尔滨  |  齐齐哈尔  |  鸡西  |  鹤岗  |  双鸭山  |  大庆  |  伊春  |  佳木斯  |  七台河  |  牡丹江  |  黑河  |  绥化  |  大兴安岭  | 
上海 上海  | 
江苏 南京  |  无锡  |  徐州  |  常州  |  苏州  |  南通  |  连云港  |  淮阴  |  盐城  |  扬州  |  镇江  |  泰州  |  宿迁  | 
浙江 杭州  |  宁波  |  温州  |  嘉兴  |  湖州  |  绍兴  |  金华  |  衢州  |  舟山  |  台州  |  丽水  | 
安徽 合肥  |  芜湖  |  蚌埠  |  淮南  |  马鞍山  |  淮北  |  铜陵  |  安庆  |  黄山  |  滁州  |  阜阳  |  宿州  |  六安  |  宣城  |  巢湖  |  池州  | 
福建 福州  |  厦门  |  莆田  |  三明  |  泉州  |  漳州  |  南平  |  龙岩  |  宁德  | 
江西 南昌  |  景德镇  |  萍乡  |  九江  |  新余  |  赣州  |  宜春  |  上饶  |  吉安  |  抚州  | 
山东 济南  |  青岛  |  淄博  |  枣庄  |  东营  |  烟台  |  潍坊  |  济宁  |  泰安  |  威海  |  日照  |  莱芜  |  临沂  |  德州  |  聊城  |  滨州  |  荷泽  | 
河南 郑州  |  开封  |  洛阳  |  平顶山  |  安阳  |  鹤壁  |  新乡  |  焦作  |  濮阳  |  许昌  |  漯河  |  三门峡  |  南阳  |  商丘  |  信阳  |  周口  |  驻马店  | 
湖北 武汉  |  黄石  |  十堰  |  宜昌  |  襄樊  |  鄂州  |  荆门  |  孝感  |  荆州  |  黄冈  |  咸宁  |  恩施  |  直辖县  | 
湖南 长沙  |  株洲  |  湘潭  |  衡阳  |  邵阳  |  岳阳  |  常德  |  张家界  |  益阳  |  郴州  |  永州  |  怀化  |  娄底  |  湘西  | 
广东 广州  |  韶关  |  深圳  |  珠海  |  汕头  |  佛山  |  江门  |  湛江  |  茂名  |  肇庆  |  惠州  |  梅州  |  汕尾  |  河源  |  阳江  |  清远  |  东莞  |  中山  |  潮州  |  揭阳  |  云浮  | 
广西 南宁  |  柳州  |  桂林  |  梧州  |  北海  |  防城港  |  钦州  |  贵港  |  玉林  |  南宁  |  柳州  |  贺州  |  百色  |  河池  | 
海南 海口  |  三亚  | 
重庆 重庆  | 
四川 成都  |  自贡  |  攀枝花  |  泸州  |  德阳  |  绵阳  |  广元  |  遂宁  |  内江  |  乐山  |  南充  |  宜宾  |  广安  |  达川  |  雅安  |  阿坝  |  甘孜  |  凉山  |  巴中  |  眉山  |  资阳  | 
贵州 贵阳  |  六盘水  |  遵义  |  铜仁  |  黔西南  |  毕节  |  安顺  |  黔东南  |  黔南  | 
云南 昆明  |  曲靖  |  玉溪  |  昭通  |  楚雄  |  红河  |  文山  |  思茅  |  西双版纳  |  大理  |  保山  |  德宏  |  丽江  |  怒江  |  迪庆  |  临沧  | 
西藏 拉萨  |  昌都  |  山南  |  日喀则  |  那曲  |  阿里  |  林芝  | 
陕西 西安  |  铜川  |  宝鸡  |  咸阳  |  渭南  |  延安  |  汉中  |  安康  |  商洛  |  榆林  | 
甘肃 兰州  |  嘉峪关  |  金昌  |  白银  |  天水  |  酒泉  |  张掖  |  武威  |  定西  |  陇南  |  平凉  |  庆阳  |  临夏  |  甘南  | 
青海 西宁  |  海东  |  海北  |  黄南  |  海南  |  果洛  |  玉树  |  海西  | 
宁夏 银川  |  石嘴山  |  吴忠  |  固原  | 
新疆 乌鲁木齐  |  克拉玛依  |  吐鲁番  |  哈密  |  昌吉  |  博尔塔拉  |  巴音郭楞  |  阿克苏  |  克孜勒苏  |  喀什  |  和田  |  伊犁  |  伊犁  |  塔城  |  阿勒泰  |  直辖市  | 
台湾 台湾  | 
香港 香港  | 
进入 >> 查看300个城市
您的的位置:首页 > 普法课堂 > 专家说法 > ​警惕,贷款的火坑!(一旦陷入,追悔莫及) > 正文

​警惕,贷款的火坑!(一旦陷入,追悔莫及)

2016-11-09   来源:法务之家   作者:丁海洋律师   参与人数:1627人   评论:
        


文|丁海洋律师,专于刑辩,执业于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联系方式13910977037,法务之家版权作品,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


如今的社会,如果每天不接到几个“银行贷款”的销售电话,你都不好意思出来混。三年前,因为处理一个与高利贷有关的案件,我曾写过文章,也与做法官的同学探讨过解决之道。三年过去了,民间“小额贷款”、“高利贷”问题不但没有解决,反而愈演愈烈。随着经济进一步放缓,银行收紧放贷,导致小、微企业融资途径更加困难。于是各种“小额贷款”公司就披着“房产中介”、“担保公司”、“基金理财”、“P2P”等合法外衣从事非法金融活动。最近几年,这种通过网络、电话招揽生意的“小额贷款”层出不穷,花样翻新,且有“黑社会化”的趋势,需要网民提高警惕。一不小心陷入其中,你本人、家人将生活得提心吊胆,你朋友也将不得安宁。

目前的贷款体系分为如下几个层次:

一、银行贷款

这里所指的银行,是依法设立正规银行。银行贷款一般需要严格的审批程序,提供有效抵押物作为担保。银行贷款一般不会招致“黑社会”的骚扰,客户逾期,最严重的后果是遭到起诉,然后银行行使抵押权。如果伪造贷款资料,可能涉嫌贷款诈骗罪犯罪、信用卡诈骗罪等。

二、银行下属金融机构

如某银行下属的“新E贷”。这类金融机构提供的贷款,因为有银行背景和基因,审批也比较严格,如果客户征信记录不好,一般很难获得审批。这类金融机构往往通过电视、网络广告、电销等方式招揽客户,个别公司会有地方政府背书,以此取得客户的信任。还款方式套用银行的“倒三角”,即先还利息后还本金,部分产品提前还款会遇到障碍。在收贷环节一般不会引起麻烦,产生争议大多也通过法律途径解决。但近几年来,也大量出现此类金融机构将催收业务“外包”给讨债公司的情况,引发一些问题值得关注。

三、小额贷款公司

由于2012年温州出现钱慌,时年3月28日,温家宝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设立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允许民间资本进入金融领域。于是“小额贷款公司”如雨后春笋般诞生,当时的审批程序也不是很严格,导致这类贷款公司鱼目混珠,乱象丛生。这类小额贷款公司通过与理财产品合作、私募、非法集资等方式融资,然后向外放贷。私募的环节往往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犯罪。小额贷款公司一般通过电话、网售的方式拓展客户,有的甚至会打着“惠农”、“扶贫”、“创业”等幌子招揽客户。此类贷款审批程序相对宽松,大多需要提供相应担保,只要客户征信记录不存在“连三累六”的情况,一般可以拿到贷款。小贷公司对外宣称的利率大都具有虚假性或者隐蔽性。承诺的8厘、2厘2具有相当的欺骗性,利息的计算方法让人懵头转向,最后客户实际偿还的利息与当初的承诺相趣甚远。贷款公司收取本息的方法说是“等额本息”还款,实际上前半年或壹年都是偿还利息,还是“倒三角”。一般客户贷款5万元,如果做三年期贷款,基本要还本息10万左右。想要提前还款,利息一分也不会少付。

小额贷款公司如果遇到客户逾期还款的情况,一般由业务员电话催收;如电话催收没有效果,再有业务员“下户”,即到你家里恐吓;如果还没有效果,就把对逾期客户的催收工作“外包”给社会第三方讨债公司,采取“黑社会”的办法讨债。

2016年出现一种新的模式,即借款人用房子抵押给第三人,并办理公证委托卖房全套手续,届时稍微延迟还款,就把房子低价卖掉,并且一周内完成过户,然后起诉腾房。借款人的利益很难得到维护,证明买卖无效的证据根本拿不到。面对公证文书、房屋所有权证这类铁证,法官束手无策。这种模式也经常被放高利贷的“黑社会”利用,把法律“玩儿”得如此娴熟,背后显然有无良法律人在指点,对债务人来说风险极大,严重侵害借款人的财产权利。

四、担保公司、典当行、房产中介

严格意义上讲,一些不具备金融业务资质的公司是不能从事贷款业务的。然而实践中,大量的房地产经纪公司、担保公司、典当行等兼营贷款业务。这类机构往往通过非法集资等各种途径融资或者利用自有资金池,违法对外发放贷款。有些担保公司利用自身业务性质和渠道,套取客户信息,经过等级过滤,“甩户”给“车贷”、“放贷”、“保险贷”、“表贷”等不同类别的小贷公司或高利贷。此类贷款一般不需要严格的审批程序,只要你有房本儿、车辆、手表等,就敢贷款给你。利率一般在8%--10%甚至更高,放贷时先扣除部分“探头利”。如客户出现逾期,一般放贷一方也不会诉诸法律途径,而是采取威胁、恐吓等方式催收欠款,手段相当恶劣。

五、利贷

所谓高利贷,是目前实践中“贷款”层次最低的一个环节,这种模式的“贷款”出现的问题是最多的。他们往往游走在合法融资渠道之外,一般与黑社会勾结或者就是某些黑恶势力在操作。笔者近几年来处理多起此类“民间借贷”以及与此有关的刑事案件,其中往往夹杂赌博、毒品、非法拘禁、暴力犯罪等违法行为。此类借贷的特点是:不需要任何审批,只要你提供身份证、住址、家人姓名电话,他们就敢借给你钱,利率高达月10%--30%,个别甚至达到50%以上,往往在借款时先扣除“探头利”。一旦逾期,你就陷入噩梦之中。此类业务,一般不对外地客户开展,因为“债权人”必须保证放出去的“贷款”在他们的“可控范围内”。2013年笔者处理两起案件,大红门服装批发商户借了150万高利贷,最后还款700余万;另一商户借款40万,三个月后被逼还款70万。在最终还款期限届满之前,债务人往往被债权人通过非法途径限制人身自由,在暴力威胁之下,补签法律手续。通过实践来看,这类借款合同是有“高人”指点的,条款做的相当完备,把本息都计入“合同本金”,还带你去银行走个流水,并亲笔书写收款凭证。你去报警,警方认为属于民间借贷,不立案。起诉到了法庭,白纸黑字,还有银行流水,你也说不清楚,书证可是王牌证据。相关会议上,法官也在呼吁解决之道,但案件一旦涉讼,从证据上看做得天衣无缝,法官也不得不被动的助纣为虐,没有任何办法。

2016年兴起的“裸条”,更是超乎你的想象。“裸条”,即是通过QQ/微信等即时通讯工具,针对年轻漂亮女孩等特定群体,用裸照、裸露视频作为“抵押物”发放“贷款”。一般“贷款”额度较小,在几千块范围内。债权人会要求女孩子通过即时通讯工具拍裸照或者裸体录像,提供电话号码、家长电话号码、住址等信息,然后就把钱放给这些女孩子。借款期限一周到一个月不等,利率高的惊人,在50%--100%之间。如果这些女孩子逾期不还,后果可想而知。“裸条”就是一颗定时炸弹,随时可能引发强奸、绑架、敲诈勒索、非法拘禁、传播淫秽物品等刑事案件,引发严重后果。

以上大体是我国目前实际存在的借款层次体系。需要说明的是,这几类与金融有关的机构,不是完全孤立存在的。银行、金融机构、小贷公司、担保公司、房产中介公司、高利贷公司、讨债公司,这些从事“贷款”业务的专业人士往往有他们自己的圈子,通过微信群、QQ群互通有无。例如,银行、二级金融机构业务员会把那些不符合标准贷款条件的客户信息在圈子里“甩单”给层次较低的贷款机构,有时候也把自己开发的“直单”互相推介,居间或两头儿收取信息费、好处费。“贷款”的种类分为“车贷”、“放贷”、“保险贷”、“表贷”、“裸条”等等诸多明目,彼此之间都有“甩户”的需求,联系非常紧密。如遇客户企图欺骗小贷公司业务员的情况,业务员会把客户信息发到内部圈子或群里核实,业内会有独立于银行以外的“征信系统”。有些业务员会把这类在其他小贷公司做过贷款且征信记录不好的“老赖”客户直接“甩单”给高利贷,让“黑社会”收拾他们。对于“贷款”后跑路的客户,到其他公司继续骗贷的可能性非常大,这些机构会利用内部的圈子互通信息,很快锁定骗贷者。如果哪家公司的客户逾期较多,会“打包”给讨债公司催收。而讨债公司从来不会起诉你,他们会想办法搞到你的通讯录信息,再由一堆很会骂人的少男少女客服人员,整天给你所有的家人、朋友打电话,污言秽语,骚扰、恐吓、威胁,无所不用其极。

笔者总结司法实践经验,在此提醒广大网民,谨慎使用小额贷款,千万不要碰高利贷。经济萧条期间,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也许什么都不做是最好的选择,象索罗斯那样利用经济危机崛起的人毕竟是极少数。如果有贷款需求,尽量选择正规的金融机构。我个人认为,人不怕得病,只要你别信垃圾广告,大多数病症能够病愈。君不见,协和、301这些权威医院何时做过广告?贷款业务也一样,电话、短信、微信推销的“银行贷款”一定要慎重。如果一定要借助小额贷款做生意,必须有十拿九稳的把握,做好成本核算,然后再决定是否操作。实践表明,如今做生意的利润空间根本就无法冲抵小额贷款的高额利率,没有十足把握宁可生意不做,也不要让家人、朋友生活在恐惧之中。“小额贷款”的本意是允许民间资本进入金融领域,服务小微企业、科技企业,助力实体经济快速发展,但畸形发展的小额贷款甚至高利贷,使本就不堪重负的小微企业雪上加霜。高利贷就如被动吸毒,个别客户甚至利用高利贷替代正常的资金拆借,以新贷还旧贷,拆东墙补西墙,最终陷入无法自拔的深渊,家庭破裂、跳楼自杀等现象时有发生。笔者处理的一起案件,外贸商人借高利贷周转,结果货品在境外被海关扣押,血本无归,倾家荡产也还不起高利贷,情急之下利用信用卡套现,结果锒铛入狱、妻离子散。民间小额贷款、高利贷问题,希望引起最高司法当局的重视。

在此提醒广大网民,慎重对待互联网金融、投资理财、股权众筹、小额贷款,千万别碰高利贷!一不小心,追悔莫及!

至于乱象如何治理,话题留给网友和有关部门吧!

丁海洋律师

2016年11月8日

[责任编辑:柳叶飞刀]
发表我的评论
0/5000字
网友评论
暂无留言